廑旂| 呦蔬| 蜓瓮| 恟埭| 隱商| 譴疏| 惘ь| ン蔬| 劼攝杻酘よ| 陝嶺囡衵よ| 峎昹| 控漆| 嫘鍾| 陔譴| 憚輿| 桭祔| 陝傑| 艙隅| 磑埭| 獐踞よ| 椅洈| 輕秝| 饒⑻| 儚噉| へ牳| 蜚昹| 濘疏| 郅籵藷| 伈俜| 磁ひ| | 詢躇| 呦梆| 郩砱瓮| 侂攣| 馨洈| 簪齊| 笢蔬| 桻劼| 洘瓮| 鎮逌| 怢嫁蚽| 匐珨淜| 陝商| 摋笣| 敆喀| 湮韓刓淜| 譴鍬| 氈ь| 邧蔬| 壅笥| 還ь| 酗啞刓| 痑笣| | | 測瓮| 蛪囡| 伔陬| 栠埻| 荎憚伈| 勀譴| 塢恲親逜赻笥よ| 鍬瓮| 躂爵| 酴粨| 間ч| 桻劼| ⑨瓮| 癒赽| 輕栠| 朊蔬| 璩ひ| 陔譴| 僕睿| 陔睿| 怢ヶ| 蜱奻| 癒赽| 陲刓| 蛦鍬| 怢笣| 嫘猿| 蔬傑| 幵陲| ⑻虞| 匙輿酘よ| 陔匙嫌誥酘よ| 賧瓮| | | 假趙| 徆營| 挕傑| 陔豻| 淜堈| す糧| 恲咑| 剢恓| 鰍埬| 挕刓| 拻埻| 嘉珣| 凝旃| 隴嫖| 酘僚| 籵趙庈| 荻す| 蚧洈| 轄刓| 隅賦| ь猿| 挕絯| 鎖馨佴| 鏍睿| 陲茠| 控漆| | 瑂傑| 桼趙| 憪栠| 僕睿| 奻佷| 陳栠庈| 滔盺| 壹笣| 蜼蹕| 陔泬| 伎湛| 倓癒| 簿瓮| 葬嗷| 猿傑| 揧瓮| 創肅瓮| 囀盺| 呇跁| 蝑瓮| 韓漆| 柈輿瘋杻| 蚗ь| 攝躂| 漆鰍| 幛隅| 崨羱杻よ| 刓竣| 挕隅| 佼肅| 嘉蝠| 皊栠| 蚗憚| 繩瓮| 傑祭| 鰍躂輿| 輕梆| 僮酗鍛| 湛瓮| 蟀す| 啞檄| 腦笣| 痔啞| 隴洈| 扡瓮| 蹕埭| 課栠| 眝謎| 憚忑| 咡傑| 霞傑| 陏笣| 谹捶| す階刓| 酗矷| | 翻猿| 塗撳馨よ| 戺傑| 馱票蔬湛| 輿皏瓮| 蜂嫌| 陔躇| 囀蔬| 党挕| 鰍々| 僕睿| 坢傑| 嘉泬| 梆笣| 攽嘗| 箝刓| 枘瓮| 苤踢| 憚瓮| 還潳| 匟瓮| 晊假| 畛捶| 谹捶| 嫘假| 假弊| 樁砱瓮| 朸躂| 袱赶絢| 拻朘| 假昹| | ь阨| 都笣| 昹貌| 渫笣| 昹荻| 敆喀| 劓肅淜| 媼耋蔬| 訧倓| 謫怢| 刓竣| 湮源| す挕| 蛪囡| 鋿笣| 煆栠| 湮傑| 朻栠| 艙氈| 陝商| 塞羹刓| 氈假| 劓瓮| 鎊刓| 貌譴| 陔罣庈| 蚗忭| 羲堈| 陝嶺嫌| 訧笢| 滔陲| す滇| 昹猿| 啡盺| 酗譴| 渠с| 倓假| 怢鰍瓮| ч漆| 湮靡| 蘋蔬| 陏傑| 播笣| 邧捊刓| 塋囥| 貌秝| 樓脤| 還狦瓮| 挕癒| 漆諳| 畛籵| 倎譴| 拻埻| 肅栠| 迖爵| 陔假| | 嵹瓮| 佷峎陬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信而有征】隱退的藝術

2019-09-23

劉 征

Gucci今年早春推出了一款彩色運動鞋,叫Gucci Distressed leather sneaker(網眼皮革運動鞋)。鞋型來源於上世紀70年代經典運動鞋的靈感,條紋、皮革加橡膠底。兩側的尼龍條紋織帶有「紅綠」和「紅藍」兩種配色。不過這不是重點,這款鞋最引人矚目的是設計師對整個鞋面進行了做舊處理,所以整個鞋初看上去有點髒兮兮的。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款鞋相當成功,儼然已經變成這個夏天的一個時尚標杆。

很多人把這種成功看成是消費者對前衛和叛逆的追求,把做舊理解為對傳統價值觀的挑戰,以刻意顯示與眾不同的生活態度。套用這個理解,當然可以對標許多針對年輕人的品牌,比如同為意大利的Diesel,就是反傳統的。他們的設計最注重面料的油污感和硬度,以激發男性身上潛在的荷爾蒙。為了達到這種效果,Diesel的衣服經常看上去有很多不均勻的色斑,骯髒而富於野性。牛仔衣的版型更是注重貼身,襯托茖郁鱆瑤u條。有時,連褲襠拉鏈也會刻意拉長外露,走起路來一晃一晃,凸顯茤坁澈引。

Gucci的小髒鞋顯然不會有這樣的效果。它非但無法張揚個性,反而相當含蓄。以一種默默無聞的方式緩解虓s鞋上腳那一刻產生的焦慮。這種焦慮來源於人與物尚未合一時的不習慣。因為一雙新鞋,無論是嶄新的顏色還是硬挺的造型無不提醒我們它的存在。走出家門的那一刻,陽光的反射讓我們更感不安,似乎自己全身的焦點都集中在了腳上,生怕因此而吸引別人的注意。直到鞋子穿過一次,這種難耐才得以紓解。

所以,小髒鞋就像一個心理學實驗,讓我們跳過了這個穿鞋的心理過程。固然它依然有新鞋的觸感,但至少看起來是平凡的。尤其一想到虒豸@半是為了自己,另一半是為了別人,做舊的心理安慰效果就更明顯了。正如心理學家Angela Bahns所說:「鞋子太乾淨,可能給人過於謹慎、焦慮以及保守的感覺。因此鞋子髒一點,或許能展現出你鬆弛、平靜、自由的一面。」

忽然想起紅樓夢當中寶玉初見黛玉一節。當時寶玉剛從外面回來,就徑直去換了舊的便服來見黛玉。為此還受了賈母輕輕的一句寵溺的責備:「外客沒見就脫了衣服。」表面看來,這個情節似乎閒筆,但它有個妙處,可以瞬間將外面世界的客套和距離感摒棄掉,換上最親密的家居生活。這其中的關鍵就是曹雪芹營造出的自然與舒適。顯然,小髒鞋的設計師也懂得這個心理,他知道人是矛盾的動物,既喜新厭舊,又懼怕絕對嶄新的東西。因此,儘管為了將作品做舊,他會精心地打磨、洗水和上色,但他並不提這些,只是期待茬o雙鞋子完成一種叫做隱退的藝術。

這個術語曾經出現在《追憶似水年華》當中,普魯斯特用它來讚揚沙龍女王奧黛特和維爾迪蘭夫人的交際術,認為她們之所以能夠舉辦成功的沙龍,就在於她們都懂得凸顯來客,自己則保持半隱半現。於無聲處,小髒鞋也像這種社交術的一種隱喻。設計師將他關於隱退的理想變成一種做作,這種做作既有社交氣,又有藝術性。讓昂貴、善解人意與藝術混為一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嫘鍾侐游 繒牟游 酗倓絢淜 侐捶韓芣鞁雥為組 媼瘍Э 邟模犧 陲瑞Э鰍 妢飪嘐游巹頗 粥豪麛媎
奻華遠絢陲 湖肣誰 遠繚闋薛蕾蝠Э鰍 酗ь淜 馽抾 矨堁 昹鎮誰 踢樅盺 罣鎮攽
燠游蚽 俵模俜淜 獐笣狻釦 拻瘍繚侐瘍湮誰諳 蜓鏍陲繚 徦瞼盺 僭控誰耋 怢嫁蚽 弊蹬鞠釦 泬狟刓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